当前位置: 首 页>>工作动态>>清风文苑>>正文

坡脚坝的日落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6-21 17:53:50
  • 来源:保山市纪委市监委
  • 分享: QQ空间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

龙川江在下游的位置被拦腰截断,水位上升,在苍翠的山林间盈盈漫漫,颇为壮观,仿佛一个个狭长的湖泊。

在腾冲市五合乡丙弄坡脚坝的位置,水面宽阔,风景尤佳。水岸,层层叠叠的梯田顺着缓缓的坡度蔓延到高黎贡山巍峨的山峦之下,其间一座,山脊分外单薄,形状有如厨中所用的薄刀,当地人称“薄刀岭”。

我们一家三口,傍晚到此漫游,一抬头看见薄刀岭上,一只灰黑的大鸟缓缓飞过山岭,隐没在山上衰黄、干枯的荒草间。今年天干,早过了时令,春雨依旧降落不下,山上的草木似都戴着冬的“硬壳”,迟迟不愿返青,只山下,那些属于农民的土地间,桃花粉红梨花雪白菜花金黄,在春风中盈盈轻笑,分外热闹。

这里的梯田风光为当地一绝,每每到了水稻成熟,田地一片金黄时,总会有带着“长枪短炮”的摄影师们慕名赶来,在炙热的阳光中蹲守数个小时,在光与影中捕捉最美的时刻呈现给世人。

记不清是哪一年的景,白月光照在坡脚坝海拔最低的地方,画面的最中央,是一条宽阔的大河,水流湍急,映着盈盈的月光,泛出悠悠的白光,河岸的芦花开得甚是热闹,隔着时光的发黄的照片,似乎依旧能够听见淙淙的水流穿过岁月,流入耳中,成了一曲淡淡、怀旧的歌。

那些白月光曾经的存在叫人有了沧海桑田的感觉,但再仔细回想,前后也不过数年罢了,世界更替变换的速度之快,让人咋舌,但不变的依旧不变,就如那些薄刀岭们,再或许,世人短暂的生命无法亲身经历时空如刀斧一般的雕琢,目所能及的雕琢就成了世人眼中的永恒。

晚风拂过,宽阔的水面泛出粼粼的波光,在无垠的河面漫无边际地蔓延,看不到尽头,遥远的地方成了山水画里被淡墨浅浅描画出来的轮廓,时有水鸟低低掠过水面,美食到口又直上而去,飞向远处,那翅膀上似乎还粘着淡淡的水渍。

太阳像个咸鸭蛋的蛋黄,腻达达地挂在西山之巅,它就要落下去了,倒影落寞地落在江弯里,在水面铺上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。

风有些大了,将江岸那些芦苇吹得低低弯下头去,可它们弯下头去的模样依旧是优美的,有风骨的姿势,竟然让人看出些赏心悦目的味道。

晚风拂在脸上,暖暖的、甜甜的,是春的气息;绵延叠嶂的梯田里,不胜其数的植物被春唤醒,恹恹地等待一场甘霖;暮色渐浓,不知名的小虫低低地唱起了古老的歌谣。

一回头,就撞上了龙江特大桥,暮色中,桥上的灯火渐次亮了,甲壳虫一样的汽车在桥上飞速地奔跑,车水马龙的世界里,每个存在都有自己需要奔赴的灯火。

坡脚坝的落日,终于完全隐没在群山之下,不知何时一轮明月被捧上天际,星河浩瀚,世界更加寂寥了。(腾冲市五合乡 王艳艳)

关闭